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遞四方集運倉】本科生在愛因斯坦發表相對論的國際期刊發文 他是科研追夢人

發佈日期: 2019-03-28    作者: 藍苗    閲讀:

近日,福州大學物理與信息工程學院16級本科生鄭日華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中科院分區二區,JCR一區刊物《Annalen der Physik》(《物理年鑑》)發表兩篇論文。

《物理年鑑》是中科院分區二區刊物,五年影響因子2.809,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就發表在此。

就像打開熱水瓶要散熱一樣,探測糾纏態也容易耗散和破壞原有的結構。鄭日華找到一種比業內更簡單易行的辦法,實現貝爾態(第一篇)和GHZ態(第二篇)完備的無損測量,對節約量子信息資源也有一定的貢獻。

滴水穿石  非一日之功

 能在本科期間就發表兩篇高水平論文,鄭日華把這歸功於日復一日的積累。沒有哪一天是具體開始的時間,他已經不記得自己進了夏巖教授的課題組後,讀了多少篇論文,推導了多少公式。“論文的寫作,從大一開始翻第一篇論文的時候就開始了。”

哪裏這麼容易靜下心來看全英文期刊?鄭日華有自己的訣竅,“看文獻可以分成幾個部分:積累專業詞彙、推算公式、找到創新點。”也就是在反覆閲讀五十多篇論文後,他選擇了“完備糾纏態”這個在專業領域內研究還處於比較年輕的主題。

沒有學完專業課程,怎麼能夠寫出論文?對於這個問題,鄭日華説道,“這要感謝我的導師夏巖教授,是他提議我去怡山校區旁聽鄭仕標教授的課程,也教給了我很多學習方法。”去怡山校區坐公交車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他還記得,為了防止在車上睡過頭,錯過下午兩點的課程,他特意給自己調了一個音量最大的鬧鐘。

自從進了課題組,他再也沒有完整的週末。每年的寒暑假,他也堅持留校學習。夏巖教授表示,“從他一開學就給我寫了一封自薦信,我就知道他能吃苦,坐得住冷板凳。”

厚積薄發  熱愛是前進的動力

大二下學期,在對論文有了成熟的想法和推算後,夏巖督促他在十天之內完成初稿。

那十天,他連飯都顧不上吃,由於熬夜嘴角起了好幾個泡,一摸頭髮手都是油的,他還是不停地推算,翻看文獻資料,使出渾身解數向時間要時間。然而他把論文交給課題組審閲後,幾乎每隔一句話就會被畫上紅線和問號,不是理論有問題,就是格式不正確。鄭日華坦言,“大二那會成績有所下降,論文寫作也不順利,內心還是很崩潰的。”

經過師兄和導師的鼓勵,鄭日華調整好心態,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終於完成論文終稿。令他感到驚喜的是,論文投遞出去後,僅僅過了七八天時間,他就收到了修改意見,審稿人用“創新”和“可靠”來形容他的研究成果,並在2018年的6月份成功發表。

鄭日華説,論文的發表離不開大家一遍一遍認真研究和修改,“我能發表這篇論文,課題組的老師和師兄師姐功不可沒。”

同班同學郭嘉卉感慨道,“大學兩年多的時間裏,他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學習和科研上。科研路一定不是一帆風順的,但他卻能沉得住氣,厚積薄發,我想必是對科研發自內心的熱愛使然。”

認定了一條路  就不要回頭

前不久發生的演員翟天臨學術不端事件,讓刻苦寫論文的學子備受打擊。而鄭日華則有自己的看法,“我並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感到憤憤不平,相反,它更讓我認識到只有腳踏實地搞研究,才能泰然自若仰望星空。”

因為熱愛而選擇物理專業的鄭日華,從大一就給自己的夢想下了定義:成為一名大學物理教授。

只要一有空,他就直奔實驗室,周圍的同學十分不解,“本科學習才是當務之急,研究生髮一篇高水平論文都難,更何況是本科生。”有沒有想過放棄?鄭日華坦言,繁重的本科學習有時候讓他分身乏術,但是一想到科研夢,他頓時就熱血沸騰。

而他也用一份份沉甸甸的成績單證明了自己。大學前三年,他發表了兩篇高水平論文,總績點專業第一,獲得3次校一等獎學金、1次校二等獎學金,被評為校三好學生,校優秀學生幹部,是一名黨員,擔任了三年的學習委員。

但鄭日華從不認為成績來源於自己比別人學習時間多,或者天賦比別人高,他更願意相信這是他對科研熱愛的結果。

“如果第一篇沒有順利發出去的話,説明我還不夠努力,我還會繼續堅持下去。”鄭日華堅定地説。

今年1月份,隨着鄭日華的第二篇論文在《物理年鑑》中順利發表,他對做科研也就越發有了信心。

對於本科生如何發表高水平論文,他給出了自己的心得:本科學習任務重,要合理分配好時間。把英語學習當成一種習慣,多精讀文獻,多和導師請教,認定了一條路,就不要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