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遞四方集運倉】張騰:人生雖短 但足夠燦爛

發佈日期: 2019-04-28    作者: 藍苗    閲讀:

他,36歲晉升為教授,37歲成為學院副院長,在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 A等國際重要學術期刊發表學術論文61篇,授權國家發明專利21項,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等各類科研項目共計16項。在39年的人生歷程,為了做出一塊性能最好的封接玻璃,他用盡全力,綻放精彩。


砰”的一聲響,他應聲倒地。早餐桌旁,七歲的女兒還在和爸爸撒嬌,每天入園前,是父女難得相處的快樂時光。米粥旁的手機qq不斷跳出博士生顏佳佳參加美國陶瓷學會年會的心得,只是最後一條信息,再也沒等到導師的迴音。研究生幹事梁瀅剛剛從睡夢中醒來,打開手機才發現院長凌晨四點發來的離線文件。
  但,就在2018年6月清晨的7點17分,一切戛然而止。
  張騰——福州大學材料學院副院長,39歲的玻璃領域研究專家,因急性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去世。


為了夢想 一往無前

在一次交流會上,張騰這樣介紹自己:“我是來自福州大學的一名普通教師,熱愛研發玻璃的科研工作者。

他出生於1978年,是美國密蘇里科技大學材料系博士。2008年,30歲的張騰帶着“要研發出一塊性能最好的封接玻璃”的夢想,放棄定居美國,在國外頂尖科研所工作的機會,攜手妻子毅然回國。
  封接玻璃是燃料電池中不可或缺的小部件,是比較冷門的玻璃研究方向。由於其複雜的使用環境,以及傳統玻璃難以準確設計的特點,研發一塊性能好的封接玻璃並不容易。
  初來福大,他只申請到一萬元經費,實驗室家當只有一台瀋陽產的馬弗爐,那是一台價值不到兩千元的小型高温爐,一台無法控制温度的設備。為了借到別人的設備,常常要等到凌晨才能開始做實驗。凌晨的506實驗室,張騰和學生一起在實驗室燒玻璃,做實驗,聊方案。他站在學生們中間,暢談科研理想,並回憶起自己在美國的求學時光,那充滿力量的聲音總是讓學生們鬥志昂揚,“大半夜實驗樓樓道里學生來來去去,和白天一樣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我們現在的日子,和那時一樣,是每天凌晨一兩點睡,五點多起。”

他看上去總是精神抖擻,精力旺盛。一個個凌晨通宵熬過來換來的是一項項見諸眉目的科研成果。2012年,張騰致力多年研究的電池連接材料已經投入市場,並引起了社會效應,得到了國內外的認可。2017年12月,他和學生共同研發的“硅酸鋰玻璃陶瓷義齒”終於有了突破,這是一款牙科用二硅酸鋰玻璃陶瓷,和國際領先的同類產品登士柏、義獲嘉相比,可見光範圍內透光度和強度都有了較大的提升,並且原料簡單易得,成本低廉,填補了國內商用二硅酸鋰玻璃陶瓷的空白,目前已經申請了3項專利。


   愛與力量 從未遠行

但,凌晨一點的506實驗室,再也不可能出現張騰和學生們忙碌的身影。那些熔制好的玻璃,那些還沒來得及使用的實驗數據,以及那些已經成型的玻璃製品……去世前的兩個月裏,他出差了 6次,去了國內外9個城市,兩個月時間中途只回來了4天,一回到福州,就馬不停蹄地趕到辦公室繼續工作。
  早年香港大學的院士來到他的實驗室,留下八個字給他,“很髒很亂”但是“兵強馬壯”。學院黨委書記倪朝興惋惜地説道,他是學院玻璃研究方面的主要帶頭人之一,去世前已有三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獲批立項,如果他的生命再延長一點,他一定可以更有建樹。
  任夢圓是他生前最後一個約談的學生,“老師面色潮紅,精神疲憊,但仍堅持到十一點多才離開。”張騰去世後,學院查看了近半年的監控視頻,那個愛穿短袖,剃着小平頭的微胖院長几乎總是學院最晚離開的人。

為了實現自己的科研夢想和盡好一名教師的職責,張騰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晚上十點之前到家對他來説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每次回來7的小女兒已經抱着枕邊的童話故事書睡着了,答應妻子的家庭旅行一次又一次失約。去台灣元智大學進行一年制聯合培養的吳宇堃,十分驚訝師母對自己情況的瞭解,“恩師去世後,我們組織去看望師母,沒想到師母能説出每位學生的具體情況。”原來張騰每天在家這麼短的時間裏,和妻子樂此不疲唸叨的還是他那帶過的40多名學生。

追悼會那天,公寓裏就擠滿了來送別的同事、學生、領導和鄰居。100多個花圈,各種輓聯,長長的花圈隊伍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女兒尚小,對發生的事情還不明白意味着什麼,學生們陪着她趴在陽台的一角看書。妻子不斷地哭泣着,此時此刻她依然不能接受丈夫突然離世的噩耗。張騰八十多歲老父親情緒久久不能平靜,“如果時光能倒流,我希望他在這39年的短暫生命中,多留一點點時間給自己。”他的導師唐電教授眼含淚水,寫下:龍舟駛過杳無痕,雨下如泣卻汍瀾。許是屈子抬君去,八閩英才少一人。

生如夏花,也許就是這般絢爛與殘酷。張騰,和千千萬萬的高校科研工作者一樣,把個人利益拋在腦後,懷揣着科研理想,勇攀科研高峯。只是,這位年僅39歲的青年教師,還沒有來得及爬上山頂,腳步卻永遠定格在2018年6月20日這一天。他那句“我要為祖國研發出一塊性能最好的封接玻璃”響亮而有力量,感染着有夢前行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