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緬懷張孤梅書記

發佈日期: 2018-10-11    作者: 本站編輯    閲讀:

    1958年福建省省委書記葉飛高瞻遠矚,針對福建省只依靠農業的單一經濟結構這種情況,決心創辦一所工業大學——福州大學,題詞“福建科學技術人才的搖籃”。並聘請他的老部下張孤梅來擔任福州大學籌備處主任,而後又委任他擔任福州大學黨委書記。
  張孤梅書記一到任就向福州大學黨員幹部和師生提出要以延安抗大精神武裝頭腦、以延安抗大為榜樣創建福州大學的要求。他根據建校不同時期出現的問題及時召開黨員幹部大會和全校師生大會,用抗大的精神剖析問題、解決問題,統一思想。那時候福州大學既沒有教學樓更沒有大禮堂,全校師生大會就在而今福大至誠學院圖書館前的大草坪上舉行。按照各系劃分的區域每人自帶凳子列隊而坐。不論是酷暑還是嚴寒、不論是日曬還是雨淋,大家都全神貫注聆聽,從不遲到早退,都被張孤梅書記精闢的哲理、生動的口才和苦口婆心的諄諄教導所折服。每次聽完張孤梅書記的報告,大家都心潮澎湃、幹勁倍增地去迎接下一場新的戰鬥。
  為了加快校區內的教學樓的建設,張孤梅書記組織全校師生每週一個下午的建校義
務勞動,並帶頭率領校機關幹部參加。學校當時沒有實驗室,他號召大家學習抗大“走出去”的方針,到有條件的地方去做實驗。電機系的電工學和電機學實驗課就是老師帶領學生徒步走一個多小時到福建機電學校實驗室進行,清晨出發傍晚歸來。發電和配電實訓課到位於台江第六碼頭的福州發電廠,師生自行攜帶行李,上課和食宿都在發電廠,一去就是一個禮拜。
  初到福大工作時,8個年輕教師擠住在不到50平米的學生集體宿舍,廁所和浴室是共用的。教學和科研環境與之前工作的清華大學相比真是天壤之別。張孤梅書記敏感地察覺到我的情緒,約我在星期天到他家面談。我按時找到他在鼓樓區西洪路49號的民宅住家,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一個大約60多平米的前後兩間屋,既是家裏老少的居室又是張孤梅書記在家的辦公室,房門口的小天井擺了個蜂窩煤灶和一張圓桌就是廚房和客廳,張書記與我交談就在小天井進行。見到此景我原有的埋怨情緒頃刻煙消雲散。
  六十年代初國家經濟困難糧食供應緊張,大學生每人每月糧食定量30斤、教師28
斤,魚肉每月每人各4兩。人們都在半飢半飽的狀態中度日。張孤梅書記為了保證學校食堂能夠按照每人每餐的糧食定量吃到肚子中,他會不定時地到食堂檢查監督,並指令校學生科每天輪流安排兩位學生到食堂監廚。
  當時學校只有一個在農田上用竹棚臨時搭蓋的食堂,如果天公不作美下場大雨,食堂就會一片汪洋,人人都要赤腳站立在水中就餐。每逢這時,我們就會看到站在雨中食堂門口迎接師生前來用餐的張孤梅書記。
  雖然當年食物匱乏,張孤梅書記仍堅持要求師生必須擁有健康的體魄。他號召全校師生要加強體育鍛煉,指示校長辦公室組織師生自己動手用食堂燒過的煤渣鋪設運動場的跑道。責令校團委組織開展各種球類比賽和歌詠舞蹈活動。每週週末在學校操場放映一場電影,讓師生度過一個愉悦的週末。
  張孤梅書記深知建立一支優秀教師隊伍是辦好學校教育的保證。由於任務緊迫他向校黨委提出:“先請菩薩、先招和尚後建廟”,同時他大膽地打破當時選用幹部存在的“極左路線”,派人到清華大學等名校破格聘用教學優秀的教師。同時學校有計劃地選派年輕
教師到全國名校進修提高業務能力。在錄取新生標準上也要求擇優錄取優秀考生。正因為張孤梅書記抓住了優質教師和優質新生這兩個關鍵,福州大學在簡陋的辦學條件下,照樣為國家培養出許多優秀的建設人才。
  1966年席捲全國的文化大革命風暴橫掃福州大學,大量優秀教授和校院領導受到所謂“走資派”和“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遊街和批鬥。在此時刻,張孤梅書記毅然挺身而出,保護了一大批的幹部和優秀學者,表現出一個共產黨人責任的擔當。
  如今,那個在泥濘荒原上帶領老一代福大人剷下第一杴土,搭起第一個舞台的老書記已經離開我們整整五十年了!
  光陰荏苒,歲月如歌,如今的福州大學已經根深葉茂,桃李芬芳。在60週年校慶來臨之際,新一代福大人更應銘記張孤梅書記,傳承其艱苦奮鬥的精神財富,為振興中華砥礪前行,奮鬥不止!
(施能民:福州大學電氣學院退休教授,1960年1月從清華大學自動化控制教研室調至福州大學電氣系任教)